荔乡网首页 手机版

荔乡网

增城家园
我们的荔乡之家

罗浮山不是属于博罗的吗?增城都有份?今天才知~

     怎么啦,罗浮山不是属于博罗的吗?难道我们要和博罗争地盘吗?你恐怕会这样问,因为现今的增城人普遍认为罗浮山是博罗的。

    在研究增城县名来源时我感到惊讶,增城就是增加一城之说竟然是那么不靠谱。然而,当我继续深入探寻这一问题时,我觉得更不可思议的是:罗浮山西部属于增城,但是今天的增城人从不提增城有罗浮山,都认为罗浮山只是属于博罗。不说增城县名来源于昆仑神话情有可原,因为有历史和认识的原因。但是,增城人从地理上实际据有罗浮山却不说增城有罗浮山,这就太令人感到莫名其妙了。

    从地理状况和历史上来看,增城无疑与博罗共有罗浮山。这是我的研究结论,也就是说,罗浮山不仅仅是属于博罗,也属于增城,当然在今天龙门也有份。
    从地理状况来看就不用多说了,其实也不用很复杂的研究,打开卫星地图就一目了然。界山四方山在罗浮山主体部分的中部位置分水,东南属博罗,西属增城,北属龙门。从四方山向西,罗浮山增城部分包括正果镇和增江街。四方山是增城东部最高峰,海拔1012米,四方山向西一直延伸到增江街蕉石岭等增江东岸高高低低的山峰都属于罗浮山山脉。1988年出版的《广东省地理》一书说:“罗浮山,又名东樵山,有岭南第一山之称,地跨博罗、增城、龙门三县之间。”增城部分有多大面积?还是以博罗人的资料说话更令人信服。博罗县的《罗浮山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修编》说“罗浮山东起杨村、公庄,西北分别与增城、龙门接壤,南联象头山,横亘博罗、龙门、增城三县(市)之间,总面积约1793平方公里,其中博罗县内约1078平方公里。”如此说来,增城和龙门合占725平方公里,占四成多。从卫星图上看北部龙门应占面积大些,两地所占面积具体数字以相关部门测算为准。
    从历史上来看,关于罗浮山同属于增城,古书多有记载,我费了点工夫查阅,这些史料都在《增城罗浮山》和《罗浮西麓是吾家》两篇文章中引用过,在此不再重复。

    这样看来,博罗人说增城有罗浮山,古人说增城有罗浮山,现代官方权威的地理书说增城有罗浮山,那谁说增城人没有罗浮山呢?说来挺令人郁闷,就是我们增城人自己不说有罗浮山。

    无独有偶,增城人历史上也曾犯过不认罗浮山的“错误”。这个问题我在《增城罗浮山》一文中论述过,在此再啰嗦一回,因为这个问题很重要。

    现存有明嘉靖、清康熙、乾隆,嘉庆和民国五本县志,其中清代乾隆以前的县志并没有把罗浮山列为增城境内之山。明代《嘉靖增城县志》将罗浮山列为境外之山单独记载。《嘉靖增城县志》虽将罗浮山列为境外之山,但是也提出了罗浮山增城部分“不知自何时始割入于博罗”的疑问。清《康熙增城县志》虽然也在山类记载罗浮山,但却说:“罗浮山,县治东二十里界抵博罗,越五十里始系该山,是属博罗内地。通志载在增城误。”

    后来的增城人发现了问题,既然连国家级的志书都说增城有罗浮山,管辖增城的广州府也将罗浮山记为境内之山,而增城自己反而说没有罗浮山,这岂不是很矛盾吗?究竟谁对谁错?当时的增城人仔细一想,终于醒悟过来,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将罗浮山全部记作博罗之山显然有违历史和地理状况,于是在后来的增城县志中都将罗浮山作为境内之山记载。如《乾隆增城县志》卷二山川下记:“罗浮山,邑治东二十五里,县外之辅也,旧志云在博罗县界内。按隋书地理志增城有罗浮山,而元史五行志亦云增城县罗浮山崩,故罗浮山记言山在增城博罗二县之境。则罗浮之为山增城实与博罗共之。旧志虽载罗浮,又注云在博罗县界内,是推而远之矣。”这里的旧志,指的就是乾隆以前的县志。《乾隆增城县志》强调“罗浮之为山增城实与博罗共之”,指出过去的县志没有将罗浮山作为增城境内之山是非常不妥当的,“是推而远之矣”,意思是批评前人认为罗浮山不属于增城而将其推得远远的。乾隆以后的《嘉庆增城县志》和《民国增城县志》都理直气壮地将罗浮山作为增城境内之山。《嘉庆增城县志》境内山川下记:“罗浮山,邑治东北七十里,此山东南全属博罗,西北分枕增城。详见胜迹及金石录。按隋书地理志增城有罗浮山,而元史五行志亦云增城县罗浮山崩,罗浮山记山在增城博罗二县之境,则罗浮之为山,增城实与博罗共之矣。”《民国增城县志》也依《嘉庆增城县志》的记载一再强调“罗浮之为山,增城实与博罗共之矣”。

    到了现在,增城拥有罗浮西部的地理状况没有变,权威的地理书也没有说罗浮山独属博罗,是我们增城人自己又一次将罗浮山“推而远之矣”。其实,罗浮山脉在增城的山地面积是推不掉的,增城人推掉的是“罗浮山”这一名号。也就是说,现在的罗浮山脉到了增城便没有了名字,我们增城人称之为“东部诸山”。假设有一天,一位地理专家来到增城,发现罗浮山脉到了增城,山还在,名字却不见了。他觉得奇怪,查遍了古今的史料也查不出个缘由。于是他问增城人怎么回事,增城人解释说,增城东部诸山是罗浮山的“余脉”和“西缘”,不算是罗浮山。这种解释说得过去吗?可悲的是这个场景已不是假设,而是成了现实,我们增城人就是这样认为的。为什么说增城罗浮山部分不是“余脉”和“西缘”,我在《增城罗浮山》和《罗浮西麓是吾家》两篇文章中已有详细论述,在此不表。

    话说到这里,你该看出问题了吧。“推而远之矣”,我们推掉的本是此山大名鼎鼎的真实名号,也就是说,增城本有名山罗浮山,但这一推第于把一座本属于你的名山推掉。我在《罗浮西麓是吾家》说过,我们有充足的推掉罗浮山这一名号的理由吗?可能有人会说有,增城罗浮山部分没有博罗那边的名胜古迹多,所以我们不好意思说增城有罗浮山。俗话说,子不嫌母丑,这理由绝对不成立。可能又会有人说,我们增城人风格高一点吧,让与博罗吧。也许这样博罗人会很高兴,他会给增城人发来感谢信,感谢增城人将属于罗浮山脉的增城部分与罗浮山切断关系,不再称为罗浮山,让博罗独享罗浮山名号。这样的推让也是不可能的,对于山川的名号我们能说不要就不要吗?罗浮山增城部分不再称为罗浮山,那就等于说要改名,改名是要国家机关层层审批的,不是说要改就能改的。不过,博罗人是尊重历史和地理现状的,他不会因此而高兴,他也不在乎,因为博罗罗浮山的历史文化资源非常丰富。博罗人也许至今还不知道增城人已将罗浮山“推而远之矣”,他只会觉得奇怪,为什么现在的增城人不说增城有罗浮山。

    增城人,如果你挖空心思也找不出要推掉罗浮山名号的理由,那么就请你将已经推出去的罗浮山名号认回来。“罗浮之为山,增城实与博罗共之矣”。“共之”,就是增城博罗共有罗浮山脉,当然今天还有龙门;“共之”,就是罗浮山的名号贯穿整条山脉,罗浮山脉是一个整体,不可能博罗部分就是罗浮山,增城和龙门的就不是罗浮山。罗浮东南是博罗,罗浮西麓在增城。我在《罗浮西麓是吾家》一文中呼吁增城人要认回罗浮山,我带头认回,所以我称浮西子。


阅读数: 5019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