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乡网首页 手机版

荔乡网

增城家园
我们的荔乡之家

李先兰:增城粤绣第一人,荔城街粤绣坊首席师傅!

        兰姐,全名李先兰,增城区荔城街人,习得粤绣技艺已有十七年,现为增城区荔城街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室粤绣传承人、荔城街粤绣坊首席师傅,街坊们都尊称她为“兰姐”。她的绣品针法娴熟、绣工精细、层次分明、色彩强烈、逼真感强,尽显大家风范。她是第一个在增城开展粤绣教学的“绣娘”,称得上“增城粤绣第一人”。

李先兰:增城粤绣第一人


        长脚凳、绣花架、绣花针、绣线、绣布、剪刀、针包……加上一颗静下来的心和一双巧手,一上一落一针一线间,一幅幅具观赏价值的精美粤绣挂画就展现在眼前。在增城,一提及粤绣,人们首先想到的必然是兰姐。


李先兰为拜师学粤绣而苦寻十多年

        增城区荔城街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室里,银针轻舞,丝线摇曳。凝神静听,可以听到针牵着丝线穿过丝绸的声音。墙壁上,挂着的是李先兰及其弟子的粤绣作品,远看栩栩如生,近看能看到充满光泽的丝线和精细的纹理。
        李先兰是传习室的粤绣师傅,她与粤绣结缘,起源于外婆的湘绣。她祖籍湖南,孩提时经常到外婆家玩耍,而外婆总是坐在绣架前绣花。在外婆的巧手之下,一幅幅精美的湘绣出现了,李先兰很是喜欢。后来,她一家搬至广州,在陈家祠,她第一次看到粤绣。那时候她10多岁,惊讶于粤绣之美,于是萌生了学粤绣的想法。



李先兰的粤绣作品。
        粤绣好看,但学起来难,必须有师傅指导,自学基本是不可能的。拜师也难,李先兰见到卖古董的、卖红木家具的、卖刺绣的,都会上前去问何处可以拜师学艺,可是终究无果。1998年,她一家搬到增城,直到2000年通过朋友介绍,她才找到了一名粤绣师傅,此时距离她产生学刺绣的想法已有10多年。

        粤绣分为广绣和潮绣,李先兰学的主要是广绣。广绣的针法多,主要有7大类30余种,要想学好基本针法,需要大半年,而在学习基本针法前,需要学的是分丝。“穿针的时候,首先要将丝绸质地的丝线一劈为二,再一分为八,逐渐再分得更细。”李先兰说,光是训练分丝就得数个月,丝线分得越细,绣出来的绣品越有光泽。

每当有街坊前来体验粤绣,李先兰总是尽心传授技艺。

每当有街坊前来体验粤绣,李先兰总是尽心传授技艺。



李先兰开门传授技艺却鲜有人问津

        刺绣要求安静,李先兰性子一向活泼,但只要一拿起针线,她的心就能定下来。放一首古筝曲,在绣架前拿起绣花针,一针一线间,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李先兰很享受这种独处的时光。学习粤绣,习得皮毛要3年,此后才进入创作阶段。

        待能独立完成一幅作品后,李先兰在荔城街开了一间粤绣坊,开始招收学生。因为太喜欢粤绣,她迫不及待想将这门技艺传授给更多的人。然而,在粤绣坊开业前三年,却一直无人问津,后来才陆续有几个人报名。“以前的年代,有心学刺绣的人愿意掏出所有积蓄拜师;如今她敞开大门,就算是免费教学,很多人体验后也逃之夭夭。”李先兰感慨地说。

        学习粤绣需要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100个人看到粤绣,100个都会被它极高的艺术性所惊艳,但100个学习粤绣的人中,难以出现1个能坚持下去的人。“学习基本针法是很闷的,但真正绣的时候,成就感慢慢就出来了。只要绣出一片小花瓣、小树叶,都能让人欣喜不已。”李先兰介绍,一幅粤绣,要经历图稿设计、上架、施绣、下架、绣品整理等工序,少则三四个月,多则一两年才能完成。而学习粤绣的大多数人,在没有学好基本针法时就放弃了。在这么多年的粤绣教学中,能坚持学习粤绣3年以上的,也只有她的一名关门弟子。

李先兰望能培养多一些粤绣传承人

        5年前,荔城街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室建立,了解到李先兰在粤绣方面的事迹,荔城街文化站工作人员便邀请她来担任粤绣传承人。每隔一段时间,传习室就会开展粤绣免费体验活动。不少人因好奇而来参加,但过后留下来学习的,却寥寥无几。不过,每一次有人来体验时,李先兰总是尽心传授技艺,因为哪怕遇到一个能坚持学习的人,她就觉得欢喜。

        尽管学习的人少,但李先兰并不担心粤绣的传承问题。她认为,粤绣是不会失传的,广州有深厚的粤绣文化底蕴,从事这一行的人也不少,一些大师级别的粤绣师傅往往能带出优秀的传承人。“刺绣是有经济效益的,只是出效益慢,大部分人都熬不到那个时候,能多教一些将粤绣作为爱好发展的人,我就满足了。”李先兰说,粤绣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其中的感情不是一言一语能说清的,她愿意以后的日子一直与粤绣相伴。 



阅读数: 5076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