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乡网首页 手机版

荔乡网

增城家园
我们的荔乡之家

首页  >  增城大件事  > 

增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增城灰雕,范毅强与灰雕的故事

    灰雕?那是什么?小编给你们科普!这篇文章将介绍“增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增城灰雕”,和“增城人范毅强与灰雕的故事”。请仔细品味~

(范毅强(左一)与增城派潭镇老站长留影于派潭镇政府作品前)
    灰雕又被称为灰批、灰塑、雕花,是一种具有岭南地区特色的传统雕刻装饰艺术,过去被广泛的应用于祠堂、庙宇、寺观等古建筑当中,灰雕不仅寓意着富贵吉祥、和谐平安,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增城灰雕至今已有上百年历史,更被列入增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灰雕这项传统技艺不说小编还不怎么了解,然而有一个人,传承技艺三十年,始终没有放弃 ,就是增城本地人:范毅强灰雕大师。
    关于灰雕,范毅强赋予灰雕新的定义:“以前是兴趣,现在是责任,把灰雕作为谋生之一,就没有放弃的理由。”范毅强作为增城地区所知唯一一位仍在坚持的传承人,他曾经想过放弃,如果不是那句“你不传承灰雕,手艺就要消失了”,或许如今我们已见不到这项传统技艺。

范毅强与灰雕的故事

灰雕兴趣是技艺最大的老师

    范毅强成长于灰雕家庭,受家中祖父影响,范毅强从小便与灰雕结下不解之缘,看着祖父的手艺长大,10岁开始,范毅强就已经把玩泥巴、做雕塑作为娱乐。不知是否受灰雕中熏陶长大,范毅强从小对于这些玩意儿,以及绘画都格外感兴趣,虽时隔多年,但范毅强小学时期的老师仍对他具有很深印象。从那之后,灰雕就成为范毅强生活中的一部分。范毅强做灰雕,基本上没有正式向祖父学习,都是他从小看着祖父做,看懂其中的过程和制作手法,然后自己摸索。因世家制作灰雕,区别于普通家庭,范毅强也有些极强的领悟能力和制作手艺,有了一定的天分再加上后天的兴趣,灰雕便由此传承。

    在与范毅强深入交流中发现,制作灰雕与他绘画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范毅强的作品当中,多以山水、花鸟、人物等图形居多,而在这些图形的塑造过程,也需要一定的审美和品美,绘画能够让范毅强快速掌握美术对于鉴别美的感觉,掌握一定的基础后,再把绘画美融入灰雕中。范毅强也坦言,他并没有把灰雕作为一个艺术者的角度去欣赏、制作、收费,更多的还是作为一个普通根据各个想法来构思落实,范毅强对于灰雕是一个创作型的工作。因没有接受过专业知识训练,他更戏称自己为“三无人员”,但能够肯定的是,范毅强的作品充分得到大家的充分满意。

    灰雕这项祖传手艺,从祖父到范毅强,除父亲那代不会制作,范毅强已是家族第五代灰雕手艺传承人。以前灰雕对于范毅强是一个兴趣,现在更是他谋生的工具之一,而关于范毅强的作品,也遍布在东莞、惠州、深圳等广东地区,只要哪里需要制作,范毅强就会马上过去。在范毅强各地奔波制作灰雕的过程中,范毅强也认为,这是另一种传承和推广。

    在离范毅强家不远,他有一处不到五平米的绘画房,走进房间,房间四壁都是充斥着艺术的氛围,灰雕模型、绘画工具、绘画作品随处可见,据了解,范毅强每到休息的时候,就会躲在自己的天地,画一下画,看一下书、构思灰雕作品的模样。目前,范毅强最大的一幅作品,就是位于派潭镇镇政府内的作品《梅都古镇风情图》,28米长花费2个月时间。
范毅强代表作《梅都古镇风情图》
(范毅强代表作《梅都古镇风情图》精选)

渐行渐远也依旧传承增城灰雕技术

    灰雕在过去都是地主、有钱人士用在修饰在房子的装饰品,也是一种奢侈的象征。传统灰雕多是石灰,伴上红糖、棉花,和一种比较粗燥的玉扣纸,经过反复锤炼,用常温水调和,并以瓦筒、铜钱或铁丝为支撑物,在施工现场塑造,待干后再涂上矿物质颜料而成。增城灰雕改进了传统技术,加入白水泥,大大缩短了风干时间,一般24小时后即干。不仅如此,范毅强更自己尝试,根据作品大小、所处地段环境、室内或室外,均使用不用的材料,比如在室外,考虑到南方的雨水多,范毅强便加入白水泥,而室外则减少成分或加入腻子粉。

    范毅强20岁开始独自出师,他的第一个作品从维修古建筑开始,灰雕虽然有一个雕字,但其实它是一项加法,普通雕刻是一个减法,所以灰雕多以塑造描述。学一项手艺,或多或少都会遇见不可知的困难,范毅强刚接触时,因制作形象不满意、作品材料易脱落常常困扰,在遇到如此困难时便也只能自己学习。

    范毅强表示一般一年当中也只有两三个古建筑维修,也只有下半年没有雨水期过后。因为没有市场,这项传统的手艺也被渐渐淡忘,“灰雕的装饰较传统,不太适用于现代建筑,基本用于维修、古建筑修建之类,虽说目前还带有几个小徒弟,但是他们兴趣较小,也没有能力足够应付自己做一个作品,手艺人还在坚守手艺,但是市场已经不需要这份手艺,已有更多新潮的品类让人选择,凭借着一个兴趣、一腔热血来传承的年轻人已经不多,甚至基本上没有。”在范毅强认为,很多手艺人所说的“只要有人学,愿意免费教”,其实都是因为市场对于这项传统手艺需要少了。

    2012年,增城人范毅强经历人生中,第一次想放弃灰雕的时刻。“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愿意制作,灰雕便有些被遗忘,如果市场已经不需要这份技艺,那再坚持也没有用。”范毅强坦言,当时他已经打算放弃转行了,但是就在最后关头,增城派潭镇文化站老站长拉了他一把。当时增城派潭镇政府内有一面外墙需要装修,原本打算画画的,但老站长坚持让范毅强做灰雕,甚至说:“如果我不去做的话,以后就没有人做了”,比起范毅强的担心,老站长显得比他更加担心。正因为有老站长的推广,就在放弃的最后关头,范毅强当即决定继续传承。

如今,范毅强还是会每年坚持把灰雕作为谋生之一,一方面又不愿意放弃手艺,另一方面又因为没有市场而担心,这项生活在当下,宝贵却又些传统的手艺正在纠结中苟且活着。
范毅强闲时躲在自己的绘画房创作
(范毅强闲时躲在自己的绘画房创作)

    传统技艺正是有这么一些赤子之心的人的坚持,才能得到进一步的传承。希望我们在这个时代,少一些浮躁,多给予这些传统技艺,一份关爱!其实觉得这灰雕其实是很有市场的,只是推广不好,人家不知道,增城灰雕的传承,需要增城政府的支持,别只是给个增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增城灰雕”这样的称号而已,需要行动起来,推广和普及一下增城人的认识~个人认为,灰雕很适合有传统文化的场所使用,比画画更有灵性和生动~


阅读数: 501042
上一篇:
下一篇: